水俣病通识课之六 |赔偿与政治和解

Minamata Team 015 3-八则水俣病的通识课, Blog, Minamata Unit 2015, Reports April 13, 2015

水俣病的赔偿于50年来经历了好几次的法律诉讼和政治和解。1959年熊本大学首次指出Chisso废水中的甲基汞是病因,即便Chisso已经从病猫实验得到相似的结果,他们却坚持否认该指控,只愿意以慰问金的方式补偿在地的病患。当时的补偿金申请条件苛刻,需具备病征并通过委员审查,委员会甚至包括Chisso代表 。迟至1968年中央政府才正式宣布Chisso的罪名。由于影响的病人甚广,赔偿金也极高,Chisso和地方政府倾向于发放较少的病患认证。申请被拒绝的病人于1973年首次上诉法庭成功而衍生出 1977年更明确的病人判断资格。赔偿申请者也随着上诉成功而增加,多年下来申请案件被拖延而堆积如山。到了1995年,为了缓和病患认证申请者的情绪,政府提出了政治和解,以较宽松的方式发放较少的补偿金;这主要是提供病人终身免费的医疗健保服务。一些不满的病患于2004年的关西诉讼案中胜诉,进而催生了2009年由政府借贷予Chisso的第二次政治和解。事隔数十年,许多病患早已被长年的赔偿申请和法律诉讼折腾得疲惫不堪,年龄也逐渐老去。虽然两次的政治和解照顾了大量的病人,但是仍有少数上诉中的患者,其中主要争议是到底拥有局部病征的病人如何证明自己是水俣病患者,以及该得到哪种等级的赔偿。

10123

图六、水俣病事件从1959至2009长达50年的法律诉讼,以及催生的病人赔偿和政治和解的方案。

文:Heng Yi Teah; 圖:Joanne Khew; 組員:Mahdi Ikhlayel, Angeli Guadalupe, Joanne Khew